说起公孙家族的亲戚们。

其实时宛言跟他们的关系并不怎么熟络。

其一。

大家都有各自的家庭和生活、

其二。

时宛言和六胞胎是外姓人,当初公孙青收他们为徒,传授医术的时候,曾经遭公孙家族的部分亲戚反对。

当然,公孙青压根没理会这些人的闹腾,收不收徒全是她自己说了算。

其三。

公孙善琴,也就是时宛言的母亲,曾经把公孙家族的罪人放走。那人就是姬凌丞。

姬凌丞被放出去后,找到了活路,并且对公孙家族进行报复,导致大家都只得隐姓埋名,深怕遭到迫害。

众人对这件事的怨念,都集中于时宛言的母亲身上。

最后一个原因,那便是时宛言和六胞胎的学习能力过于惊人。

尤其,孩子们年纪小小,学习速度简直刷新了整个公孙家族的三观和认知。

这导致部分亲戚们,对他们这一家子产生了嫉妒心和眼红,背后多多少少有些坏话。

……

公孙青当年生了两儿子,大的名为公孙尧,小的名为公孙肃。

这两儿子分别又孕育了两孩子。其中,只有公孙肃的孩子中,有一名女儿,那就是公孙善琴。

公孙肃是时宛言的外公。

说起来,这家庭树就像是天注定的命运,妥妥的阳盛阴衰。

偏偏公孙青还是个重女轻男的人。

于是公孙善琴就占尽便宜了。

其他人在公孙青手里,像打酱油似的,学会了医术,始终碌碌无为,都觉得是公孙青偏心,没有认真传授。

到了时宛言这一辈,依旧只有她一个女的。

公孙青不在乎她是外姓,亲自传授独门秘籍蛊术给时宛言,甚至还手把手训练大宝制毒。

那些亲戚们背地里气得牙痒痒。

……

今天来夏家汇合的亲戚不算多。

也就只有两位时宛言的表哥,公孙诚和公孙鹏,他俩的父亲,正是时宛言的舅舅,因为年老有疾病在身,不方便千里迢迢来允城。

宝宝们见到长辈,礼貌地称呼。

“表舅舅们好。”

公孙诚和公孙鹏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对宝宝们表现出过于热情的态度。

夏延出来接应他们的时候,心情很复杂。

“景城,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上次给你带话的时候似乎已经迟了,还是没法避开这场劫难,唉……”

封景城拍了拍他的肩膀。

“带我们进去看看吧,我们都想知道她的情况。”

夏延带领着众人走进屋。

穿过种满竹子和梨花树的中式庭院,来到一个仿古建筑的大堂,走进去发现里面的装潢还挺现代。

四处都是紫檀木家具,山水画屏风是缂丝工艺做出来的,椅子和榻的枕头袋子刺绣精致且不割手。

还有桌上的茶具、花瓶、以及旁边点燃的熏香……

所有东西价格不菲。

一看就知道夏家的财力雄厚得让人咋舌。

夏苗苗走进大堂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中年老人。

她看起来就像是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可全身上下透露出来的范儿,更像是这里的当家。

“都来了?”

女娃一开口,就让时宛言和封景城的眉毛忍不住挑起。

夏延伸手把女儿夏苗苗抱到自己腿上坐。

“过来这里,坐爸爸腿上。”

“我不要。”

“听话,就一次。”

“……”

夏延脸上那副宠溺的表情,跟他的战神身份非常违和。

别说时宛言他们没见过,连夏家的人,特别是夏天成都没见过,惊讶得站在旁边不敢说话,眼睛瞪得老大。

夏苗苗抵不过父亲的热情,只得乖乖在他怀里就坐稳。

接着夏延便轻声道。

“苗苗,你跟他们说一下情况吧。”

她抬起娃娃般的小脸蛋,在时宛言他们十几个人身上来回扫了一眼。

“你们是公孙青的后人?”

这双眼神,过于睿智,甚至带有几分深不可测,实在不像是普通的小孩。

由于时宛言和封景城已经习惯了自家的六个神童宝宝,所以对夏苗苗的谈吐态度感到很正常。

可另外两位,公孙诚和公孙鹏,都没忍住皱起眉,面露不悦。

“夏先生,有话请直说吧。这事情关乎我们老祖宗,是个严肃的事,你为何不亲口跟我们细说,却让一个小女孩来跟来盘问?”

公孙鹏性子比较直率,心里想到什么就立刻说出来了,完全不懂得掩饰。

结果,话刚说出来,夏苗苗的脸色就顿时沉下来了。

夏延能感觉到女儿的不悦,深怕她一个怒火燃烧,随手把对方给烧了,连忙开口解释。

“我女儿现在是夏家的掌门人,这件事,由她全权负责,我只是一知半解,恕我没办法回答你们的问题。”

话毕,不止公孙诚和公孙鹏两兄弟,连封景城他们一家人都暗自吃惊。

夏家是什么来历,他们或多或少都很清楚。

预言隐门世家,挑选掌门人不是随便说说笑的,没有达到一定的实力标准,哪怕血脉再纯、年龄再大,宁可空着掌门人的位置,也不会交给无用之人。

如今眼前这位小女孩,目测也就三四岁。

她竟然已经是夏家的掌门人?!

这有没有太夸张了一点??

夏苗苗淡然地扫过公孙鹏一眼,将视线落在时宛言身上,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要为你们进行检测。”

“什么样的检测?血型吗?”

“不,是血脉。一会儿我会让人替你们抽一管血,看看你们所有人的血脉之中,谁的血脉被稀释得最少,就用那人的血给公孙青补上。”

夏苗苗这话,听得大家一头雾水。

明明是神医家族的人,却听不懂这番话。

“血脉要怎么检测?”

公孙诚没忍住开口问了一句智障的问题。

“检测dna,这样说你们明白吗?”

听明白了,可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不敢问出来。

因为大家清楚地看见夏苗苗刚刚眼里的一丝嫌弃。

坐在边儿上的大宝,斟酌了一下,缓缓举手,等待发问。

“我不明白。如果你说的是输血,那应该是检测血型,跟老祖宗血型相符的人才可以输血。可为什么在你这里,却要根据dna配对来决定输血的人呢?这有点违背科学常理了。”

“别跟我说什么科学,我治病的原理,靠的不是科学。”

“……”

这女娃,好嚣张啊。

公孙鹏又没忍住开口怼她。

“呵,凭什么你说的我们就得信?公孙家族世代都是神医,我学了这么多年医术,没听说过什么血脉检测的,你连幼儿园都还没上,就在这里忽悠人,真以为我们好糊弄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胎六宝:团宠妈咪不好撩,一胎六宝:团宠妈咪不好撩最新章节,一胎六宝:团宠妈咪不好撩 笔趣阁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