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快眼读书 > 科幻 > 宫中有猫 > 第三十章 兄弟相聚

宫中有猫 第三十章 兄弟相聚

作者:闲散老人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9-08 20:09:27 来源:新笔趣阁

苗妙妙与司宇白都是朝廷下派来的,身份自然也高,所以便坐在王世子与王妃对面。

“你在我边上坐着,不要碰水和火……”苗妙妙拉着身边的斗篷男子,低声嘱咐着。

这场面被对面的王妃看了个正着,还当这女子混在朝堂,自然不像待字闺中的姑娘本分,大庭广众之下和身边男子耳鬓厮磨,实在不成体统。

她不屑再看,正想嘱咐自己儿子几句,结果一看身边不见人。

四处看了一圈,才看到王世子跑到对面与那苗妙妙聊天去了。

她心中不悦,板起脸,走了过去:“穆儿,不要打扰苗大人,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快回去坐下。”

说完她又扯起虚假的笑容,冲着苗妙妙赔礼。

苗妙妙自然不在意她在想什么,随意客套了几句便托腮观察着四周。

朝家堡建在山中。

他们上来时只看到一处能够进出的吊桥。

堡中开采、延炼、铸造应有尽有。

若是再加上屯粮丰富,那必定是一座易守难攻的石城!

此时她瞥到一处侧边的石门边有两个婆子在私语。

她耳朵动了动。

一胖婆子举着手,烘着墙上方为照光而点燃的火油灯,抱怨道:“这鬼天气,真是冷,看着天今晚又是场大暴雪天。”

“下雪、下雪,天天下雪,这山里哪里有天停过?昨儿那看门的小刘不是被那积雪压垮的石墙压死了吗?”瘦婆子似乎比她还不抗冷,双脚就没停下跺过,一直在那儿跳踢踏舞。

“那小刘找着了?!”

“找着了。估计是起夜时随便找了个旧墙根解决。不过那墙早就歪了,堡里的人都知道那里危险,没人会跑那儿去。这小刘也是找死。”

“他找死也不是第一次了,上回不是在城外头的河水刚结冰的时候跑去溜冰玩,结果掉进了冰窟窿里,要不是当时是白天,被过路的船只捞上来了,那时候早死了。”

这二人叹了口气,最后道了声:“老天爷要收人,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此时一声乐声将苗妙妙的注意力拉了过来。

宴会已经开始了,一道道菜端了上来。

而东道主到现在都没出现,这倒是有点不合礼数。

苗妙妙正要问总管,就听见外头一声爽朗的笑声:“各位实在对不住了,家中二老身体欠安我方才照顾了一番。这才晚了,我先自罚三杯!”

朝鹿鸣大步走近厅中,仆人端来酒水满上。

男人果断地喝下三杯酒水后,便直接走向苗妙妙和司宇白一处:“二位大人,草民怠慢了。”

说罢便又要喝,苗妙妙笑着赶紧拦住他:“朝家主你可别喝醉了,这宴会才开始,灯谜还没猜呢!到时候有你喝的时候!”

说罢,那双大眼扑闪扑闪地对着他眨了眨。

也不知是不是酒气上来来,朝鹿鸣的双颊突然一片绯红,一直红到耳根。

王世子倒是贪玩的性子,听到有灯谜,立刻来劲了,边上的王妃都拦不住:“苗大人可有什么有意思的谜?”

“自然是带了不少~”苗妙妙指着身边的黑袍男子,“这位先生可是我特地寻来的智囊,他肚子里的灯谜你们是听都没听过~”

“那写出来看看!”

笔墨伺候。

在座的宾客一边品菜听曲,一边猜着灯谜,这宴会不知不觉过了大半。

王世子虽性质依旧,但是架不住自己母妃的威仪,便也只能恋恋不舍地回去了。

王府的人走后,其他人自然也陆续离开。

可过了没多久,就有侍从回来禀报,由于今夜风雪过大,朝家堡通向外界的唯一一座吊桥断了,现在宾客们都已经折返回来。

苗妙妙对着司宇白对视了一眼,笑道:“师父,咱们今夜又要打扰朝家家主了。”

朝鹿鸣视线从猜灯谜开始,就一直没离开过黑袍男子:“堡中房间足够多,二位大人能够留宿让我堡蓬荜生辉,谈何打扰一说……”

……

深夜。

安顿好宾客,朝鹿鸣立刻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苗妙妙的房间,司宇白与那黑袍男果然也在。

“安……”那在心中默念了上万遍的名字,而今却不能脱口而出。

黑袍男缓缓掀开头上的罩子,一张俊秀惨白的脸映入他眸中。

那是在梦中想了无数遍的脸,只是又有些许不同。

“真的是安之?”朝鹿鸣难相信,明明死了这么多年的弟弟,而今居然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

这太不可思议了!

“哥……”

朝安之死之后,关于阳间的记忆越来越模糊。

现在回到最初的家,见到熟悉的场景之后,那些记忆似乎就像开闸的洪水完全收不住。

苗妙妙一看气氛到了,这不得赶紧腾出空间给这哥俩叙叙旧呀?

她立刻拉着自家师父离开。

朝鹿鸣带着朝安之看望了年迈的父母,那老两口惊得病立刻就好了。

照着苗妙妙的说法,一口气爬完摘星楼都没问题!

在得知朝安之在酆都过得很好,这老两口的心病也好了大半。

不过他也有一个请求,就是别再给他娶什么“媳妇”了,损阴德。

叙旧了一夜,朝安之在太阳升起之前便被司宇白送回了酆都。

朝鹿鸣看着一地燃尽的灰烬,立刻对着苗妙妙与司宇白行礼,声音略有些哽咽:“二位给我朝家帮了这么大一个忙。我朝家必当重谢!日后有什么需要,我朝家堡必当效犬马之劳!”

“日后……就不必了。”苗妙妙摆了摆手,笑得奸诈,“眼前就有一件大忙要朝家堡帮一帮。”

“何事?”

“朝廷在城外已经部了三十万军队……”

“三十万?!”朝鹿鸣惊呼一声。

苗妙妙点头。

“三十万军队开拔,渡河围城,我方居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这不可能!三十万军队过河也是不小的响动,光船都……”

男人说到这儿,突然停住想到了什么。

苗妙妙推开窗,外头的雪照得屋内十分亮堂:“自然是趁着河水结冰渡河。昨夜风雪这么大,守城的兵估计也都躲在避风处吃火锅吧?在米郡这么些日子,本官对米郡的士兵也稍稍了解了这么一点点……”

朝鹿鸣摇头:“我听闻郡王派了五六十人跟踪你们,进出米郡的信件和人员一律排查。凡是与你二人有关的通通拦下,这又是如何瞒天过海的?”

“我都能让死人同你们说话,我徒儿传个消息又如何?”司宇白坐在太师椅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剥着瓜子。

朝鹿鸣自嘲一笑:“我也深知米郡早晚有一天会到此地步,二位大人有何命令,烦请告知。”

……

米郡王府。

“报郡王!”卫兵举着飞鸽传书进入殿中。

谋士立刻取来书信递给米郡王。

此时他已经焦头烂额,三十万军队围城,周边的郡县估计早已全是军队。

厉玄真狠,本要师出有名才能动兵,结果他居然以“私囚朝廷命官”为由,直接出兵围城,连个招呼都没打!

混账!

他打开密信,里边的消息令他稍稍心安。

通往朝家堡的桥虽然断了,但是这也是一件好事。

王世子和王妃被朝鹿鸣安全保护着,而司宇白和苗妙妙这两个家伙早就被控制起来,惹不出事端来了。

朝家果然是他养了多年的心腹。

他知道现在交出米郡,自然能够活下来,只不过他怎能甘心?

当了几十年的土皇帝,现在让他放弃一切?

“想得到米郡?想得美……”他让厉玄得到的也是一座废墟!

“传令下去!米郡士兵杀敌一人赏一百两黄金!十人一千两!百人一万两!提头领赏!”

猎猎寒风,猩猩血湧。

厮杀声骤起,前方捷报频传。

米郡王眯起双眼,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利用金钱控制人这一行,他最懂了。

然不出半刻外边的声响便停了下来。

一切静得可怕,谋士心觉不对劲,立刻出门询问情况,结果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你怎么在这儿?”震惊、惶恐、不安……发抖的声音从喉咙之中出来。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苗妙妙嘻嘻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还在山里边受冻啊?”

“郡王!快跑!”谋士大吼一声后,脖子猛地撞向刀刃,血溅当场。

苗妙妙哪里料到他会来这一出?

被呲了一脸血,看着地上的谋士,咬牙切齿,这家伙死了还恶心身边人!

此时,门开了,司宇白从中走了出来,看到眼前一脸血的徒儿,皱起眉:“那家伙已经解决了,快去洗洗。”

苗妙妙趴在水缸边胡乱搓了搓,米郡王昏倒着被抬了出来。

这场战斗似乎结束的太快了,但是苗妙妙知道,这是自己师父这段时间的步步为营,才能有如今的胜仗。

一条干净的手绢递了过来。

苗妙妙接过手绢,准备道谢,抬眼便看见了许久不见的面庞。

“蛋蛋!”她惊喜地抱住了苗蛋蛋,湿漉漉的脸在对方身上胡乱地蹭了蹭,“有没有想我呀?”

“嗯。”他垂下眼,眼中是无限的欢喜。

此时王福年大喇叭的声音也适时响起:“啊呀!这次多亏了蛋兄弟传递情报,我军才能给对方来个措手不及!哈哈哈!这米郡王怎么也没想到,早在昨夜暴风雪前我军就已经渡河嘞!哈哈哈!”

氛围一瞬间轻松了起来,然而众人还未开心多久,边上的房屋瞬间被炮弹击碎。

尖锐的木头与石块四处崩开。

苗妙妙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火热的胸膛护住。

“是死士!米郡王的死士!他们在山崖上开炮!”

那话音未落,又一颗炮弹落在他们边上。

一瞬间手脚乱飞,血雾漫天。

血腥无比!

司宇白手结咒盾护着身边十二三人无暇分身。

“徒儿!”

他侧头焦急地看向苗妙妙方向,发现自家徒儿正被苗蛋蛋护着十分安全,这才松了口气。

“妈的!想不到这个米郡王还留了一手!在山里藏了个炮营!”王福年蹲在司宇白脚边,用手护着头骂骂咧咧。

“我们现在就是个靶子。”苗妙妙冷下声对着司宇白喊道,“师父,我体内有精石,灵力充沛,你用我身体结盾!”

这个想法虽然大胆,却也是唯一可行方案。

不然这样耗下去,整个米郡都会被夷为平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