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快眼读书 > 都市 >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 真假千金:做个恶毒女配(15)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真假千金:做个恶毒女配(15)

作者:兰桂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4-10 08:23:53 来源:笔趣阁3

楚湘回学校的时候坚持自己打车回去,不肯让邵母送。邵母就坐在车里看着她离开。

之前她一直以为,楚湘是怕自家误会她想攀附邵家,才对外保持距离。直到今天两人这么交心地聊了一中午,她才发现,这小丫头比她想象的要聪明得多,和他们保持距离应当是目前有什么计划,让人知道她有靠山不方便。

邵母知道楚湘没那么单纯之后,非但没厌烦,反而更喜欢她了。他们这个圈子就是一个变相的弱肉强食的世界,太纯太弱的人可留不下。以前楚湘是因为陈家环境差没有成长的机会,现在进了他们这圈子,将来一定能长成让人惊艳的模样。

午休时间不长,楚湘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

校园里没什么人,楚湘快步往教学楼的方向走,路过一处花坛时,被等在拐角的楚萱叫住。

楚萱从拐角处走出来,看着瘦了一些,精神也不太好。她上下打量着楚湘,眼神里带着恶意,“楚湘,你不肯回家,说什么要自力更生,靠的就是这个?”

她鄙夷地冷笑一声,“你校服里头的衬衣、脚上穿的鞋,都是名牌货,你不是穷得吃不上饭了吗?怎么有钱买名牌?”

楚湘敢穿当然有正当的理由,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校服,淡淡地道:“楚萱,这几天我没找你,你倒是找到我面前来了。既然这样……”

楚萱瞬间警惕起来,瞄到不远处的监控才放下心,“你以为学校是你能任意妄为的地方,上次是我不小心,我不会再给你那样的机会。”

楚湘抬头看她,背对着监控挑眉笑了一下,“妹妹,你怎么这么傻呢?听说你们这个圈子里讲究杀人不见血,我这段时间和他们相处,学了不少东西。你说我还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亲自对付你?你难道没觉得你身边冷清了许多吗?”

不等楚萱想明白,楚湘就转身走了。要上课呢,她这个好学生可是不会迟到早退的。倒是楚萱,她已经提心吊胆好些天了,在学校里都不敢自己落单,生怕楚湘把她怎么样,现在突然听楚湘说已经“动手”了,她哪还有心情去上课?

她重生一次没把自己当真正的学生,连假也没请,随意找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拿出手机不住地在朋友圈滑动翻找,接着又挨个打开朋友们的微信翻聊天记录。

从朋友圈就看得出来,这段时间她熟悉的那些朋友过得都很不错,逛街玩乐,生活多姿多彩的。

再看聊天记录,他们刚知道癞蛤^蟆那件事的时候,还都关心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消息就越来越少,到现在更是好几天没人联系过她了。

她想到楚湘说的身边人都冷落了她,心里升起不安。楚湘到底做了什么?是不是在外面到处乱说冤枉她什么了?那些人难道都信楚湘?要不怎么才这么几天就疏远她了?

楚萱心里有鬼,一点风吹草动都无法安心。就像上次楚湘在电话里让她猜下一次会怎么对付她,会什么时候对付她,她就提心吊胆,生怕楚湘逮到机会对她不利。

而这次,她自己想的主意低调不见人,除了上学就躲在家里,还为了不让人看笑话不怎么和朋友联系,那大家减少和她的联系不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吗?可楚湘这么一说,她就怎么想都觉得是楚湘在对付她了。偏偏她还不知道楚湘做了什么,这种未知最让人闹心。

楚萱想到那天在更衣室里发生的事,楚湘当时的语态神情还历历在目。她想跑跑不了,想打打不过,想呼救,外面却刚好没有人,连拼命的挣扎都无法动弹半分。

当时那种感觉太绝望了,楚湘按住胸口,脸色苍白,真的每次想起都胸闷气短。可那次虽然害怕又生气,事后她还是没太在意,毕竟楚湘这种暴徒不可能在别人面前动手,她只要不落单,楚湘不会怎么样,她只担心楚湘还有别的手段。

现在这手段来了,她却猜不出看不透,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楚萱想了半天,努力捋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还是无果。她滑动手机屏幕,在微信好友里翻找半天,最后找了个算是她的“小跟班”的人。

最近我姐姐很爱出去玩,她和大家相处得怎么样?聊得来吗?

小跟班马上回复:萱萱姐,楚湘和大家都处得不错啊。她简直有毒,学什么会什么,好多东西明显第一次见啊,像骑马、打高尔夫什么的,她学一会儿就能跟大家一起玩了,有的我还不会呢。

楚萱脸色有些难看,楚湘学习能力强,她上辈子就知道,但她不知道是这么强。怪不得上一世她在外地读完大学回家时,楚湘的学识气度就都学得很好了。

她这辈子特意让爸妈讨厌楚湘,不请老师教导楚湘,结果楚湘现在居然和朋友出去玩也能学点东西,还真是一点机会都不错过。

小跟班没等到她回话,想想觉得她可能想听些坏话,就说:不过我还是看不上她,装什么呀,整天一脸清高的,说什么要靠自己努力得到的钱才可靠,以后不要楚氏,都留给你。她要真那么清高,脱离楚家呗,还赖在楚家干什么?

楚萱一愣,急忙拨电话过去,“你说真的?楚湘说她不要楚氏?”

“真的!萱萱姐,好多人都听见了,她还强调了两遍呢。就是装呗,她那么说之后,我听见有人说你过分,不回陈家、不认爹妈,就等着抢楚氏呢。对了,她还说这些天长见识了,梦想也改了,要往更高的地方拼呢,呵,说的好听,不就是贪慕虚荣吗?萱萱姐你不用搭理她,像她这样的没一个能有好下场。”

紫萱心里却一点没放松,楚湘要往更高的地方拼有什么奇怪的?上辈子楚湘就拼成了楚氏董事长。可楚湘为什么说不要楚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以后继承楚氏不是自打脸吗?

楚萱现在一点不敢小看17岁的楚湘,挂了电话皱着眉思量,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楚湘似乎离楚家越来越远了,这原本就是她的目的,如果能一直这样发展下去,她将来一定能继承楚氏,成为楚家唯一承认的大小姐。可她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提着心始终放不下?

小跟班虽然比她家世差很多,看着普通人比也是个娇养长大的富二代,楚萱的电话说挂就挂,有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意思,这是看不起谁呢?

小跟班低声骂了几句,却不敢不搭理楚萱。楚氏是她家公司最大的客户,得罪不起,对着楚萱这个备受宠爱的假货,她不愿意也得捧着。

不过她也不乐意让楚萱好过,想了想,她就把楚湘手臂伤痕的照片发给了楚萱,萱萱姐,还有一件事,楚湘在陈家被打得太狠了,还让大家都知道了,现在不少人同情她呢,都说这伤是替你受的,你欠她一辈子。还说你和楚先生、楚太太都挺狠毒,表里不一。

她这些话虽然是在转达告状,但还是像在骂楚萱一样。楚萱一口气堵在心口,脸都黑了。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小跟班回复得很无辜:都是玩乐闲聊的时候说的,没几句真话。萱萱姐你之前说想静一静,我就没打扰你。今天看你问起来了,我就把我能想到的都说了。其实还有挺多事儿的,就是我不是没回都能遇上楚湘,而且有的都忘了。

有的事都忘了?那也就是说楚湘还干了很多别的事?

楚湘刚到楚家的时候明明那么小家子气,现在居然混得如鱼得水。真是会装,她当初看走眼了。早知道楚湘不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她说什么也不会提前爆出血脉的事,把楚湘弄回来。

楚萱后悔了,心里翻腾得难受。她是想风风光光的,不是想像现在这样,被人在背后议论,当面也没个好脸色。

她看着那张拍了楚湘伤痕的照片,脸色有些发白,要不是当初抱错了,被打成这样的就是她。还有什么混在饭里发了霉的东西,光是想想都想吐。

不过越是想到这些,她就越不相信楚湘会不要楚氏。受了十几年的罪,突然有百亿家产摆在那里,谁不动心?说会说“不要”?肯定是楚湘故意说出去博同情,最近楚湘太会博同情了。

楚萱紧紧皱着眉头,觉得不能对楚湘不管不问,让楚湘在圈子里到处胡说。她是想低调点让大家忽略她一段时间,以后自然而然就淡忘关于她的那些消息了。要是楚湘这么时不时的说点什么,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大家对她的印象肯定是越来越差,这怎么行?再说她活到四十,现在被一个十七的小姑娘压一头,心里也不痛快。

楚萱想了整整一节课,下课铃惊醒了她,她也下了决心,二话没说就叫司机来接,直接回了家。

她从来没想过楚湘这么能折腾,好像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了,现在还只是他们同龄人喜欢议论,长辈没多少知道的,要是继续这么下去,大多数长辈都知道了,她就真没脸了。而且这些事她必须先一步告诉爸妈,不能让爸妈从别人那儿知道。先入为主是很重要的,她一定要占这个“先”。

隐身的乾坤镜一直飘在楚萱的不远处,跟着她回了家。楚湘在教室里看似认真听课,其实一直在神识中看乾坤镜的画面。她在这里没有灵气不能修炼,不过像乾坤镜这种本命法宝,她不用消耗灵力就能随意使用,干这种作弊的事还挺方便的。

楚萱上课上到一半回了家,楚母自然是很惊讶。她快步走到楚萱面前,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语气焦急,“萱萱,你怎么回来了?不舒服?”

楚萱还没开口就掉了眼泪,“妈,姐姐她……一直跟别人说我们的坏话。对不起,我刚开始以为她是说我,就没多问,今天才知道她还说了你们,现在我们学校的同学都说她被我们虐待了,说楚家对不起她。”

“什么?”楚母惊讶地瞪大了眼,“我把她接回来好吃好喝地养着,还把她送进那么好的学校,怎么虐待她了?她偷鸡摸狗的不学好,整天小肚鸡肠到处算计,我都还没教训她呢,她还敢跟别人胡说八道?”

楚萱难受地说:“可能她原来生活的地方说闲话的人比较多,所以她也养成了这种性格,不知道有身份的人都要注意言行。这几天我在学校总感觉好多人在看我,表情奇奇怪怪的,找人问了才知道他们都说我贪钱,霸着家里把她赶了出去。妈,我在学校都是帮她说好话的,我怕别人误会她,都是当着同学的面帮她说话,但是她每次都不领情,还说所有的事都是我诬陷她,我在学校待不下去了。”

楚萱说着又哭了,这次哭得特别委屈,“妈,其实是我先提出住校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抢在前头申请了住校,回过头还说我霸占家里,我难受。好多事我都帮她瞒着你们,没跟你们说,可是她现在闹得我在学校都待不下去了,妈,我怎么办啊……”

楚母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心里的火一拱一拱地,“萱萱别哭,妈去把她找回来,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太不像话了!这才三个月,她这是本性暴露了,破罐子破摔?也不想想她姓什么,别人笑话我们还不是连她也一起笑话?”

楚萱阻拦了一下,“妈,你千万别去学校,现在全学校里的人都说你偏心,不配当妈。你去了肯定受气,你别去。”

楚母愣了下,“全学校说我偏心?”

楚萱点点头,“妈你停楚湘的卡想让她回家,她就在学校食堂天天吃馒头,我给她卡她不要,还骂了我一顿,让我以后离她远点。我挺难受的,每天带饭就在班里吃,今天我才知道好多人说你只疼我,不在乎楚湘,让她吃糠咽菜。楚湘还说她不敢回家,怕被你们关禁闭不给她饭吃。”

在学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吃馒头,和吃糠咽菜有什么区别?楚母脸都气红了,“她故意的!家里一直都是我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她现在跑外面败坏家里的名声,这个蠢货!你在家待着,我去找你们班主任,直接把人带回来。”

楚萱一把拉住她,为难地看着她,好像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似的。楚母想也知道没什么好事,沉着脸看着她,“她还干了什么?萱萱,不想让我生气就别瞒我,你要是早点告诉我学校里的事,哪能让她折腾这么久?”

楚萱很小声地说:“妈,我看楚湘新买的东西都不便宜,她也没出去打工,就最近、最近她特别喜欢和一些公子哥出去玩。我问她了,跟她说不能随便收别人的礼物,她让我别多管闲事。”

楚母眼前一黑,抬手按在额头上缓了缓才好,气得有些发抖,“这和被包养的玩意儿有什么区别?她这是丢楚家的脸!她不要脸,楚家还要脸呢!”

“妈!妈你没事吧?快到沙发上坐下。”楚萱扶着楚母过去坐下,关心地给她端水,脸上都是担忧,“妈,你别生气了,你身体不好,我不该跟你说这些。”

“说!你告诉我还有什么事?我以为她在学校能老实点,结果搞出这么多事。楚萱,你得知道轻重,我不知道她干了什么还怎么管她?”楚母对楚萱都生气了,“让你留下是因为我们喜欢你,你什么都不欠楚湘的,你要是因为愧疚就什么都帮她瞒着,那是害了她,也是害了楚家。”

楚萱低着头咬咬唇,“妈,其实没什么事,她之前就和在家似的,跟谁也不说话,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那次她落水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像变了个人一样,她……她居然跑到更衣室剪碎了我的校服,还拿笔在我脸上瞎画。”

“什么?”楚母怒气上涌,“她又剪你校服?你怎么不说!”

楚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不敢说,王莎莎拉着我去教导处找主任了,结果主任说有监控的那边没拍到楚湘进更衣室,班里还有同学说看见楚湘在别的地方了。我没有证据,楚湘还说我自导自演冤枉她,老师和同学都信了。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法说。那天、那天楚湘还在更衣室打我,她拿笔乱画的时候像要戳瞎我的眼睛,妈,我真的怕她,我不敢提那件事。”

这是楚母完全不知道的事,楚湘偷东西、欺负妹妹、跟爸妈顶嘴、离家出走、打楚萱、要别人礼物,还说家里人坏话,简直就是个不良少女,还怎么教训都不肯改,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女儿?!

楚母太生气了,胸口剧烈起伏几下,身体一下子软倒在沙发上,眼睛也闭上了,双手无力地垂下。

楚萱吓了一跳,大声喊人:“妈妈晕倒了,快来人,快送医院!”

家里佣人跑过来,看见楚母的情况立马去拿医药箱,找出个小瓶子放在楚母鼻下,又在她两边太阳穴的位置擦了些醒神的精油。两分钟之后,楚母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想到楚湘,又气得不行。她完全相信楚萱的话,因为那天在医院里,楚湘对她就一点都不尊敬,一直拿话怼她,还说什么把真心收回之类的,冷漠得很。

楚湘对她这个妈都是这种态度,对楚萱肯定更过分。

不过晕了一次,她精神有点不好,也冷静了些,站起来说:“我不舒服,回房间休息一会儿,萱萱你也别哭了,妈不会让你受委屈。”

楚母说完自己愣了下,这句话她好像说了好几次了,结果楚萱还是一次次的受委屈。看楚萱哭得眼睛通红,好像还有点害怕,她心里很难受。以前他们一家三口一直很开心,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她养大的女儿一直很骄傲、很自信,现在怎么被楚湘吓得这么胆小了?

楚湘如果不是她女儿该多好啊,为什么家里有这么个搅家精呢?

楚母心烦地回到卧室,靠躺在床上。这会儿她冷静下来,心累得很,总觉得楚湘到处惹事讨人厌,楚萱也瞒来瞒去的让她心烦。学校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应该问问老师。

她给楚湘和楚萱的班主任打电话,刚打了个招呼,班主任就问她是不是帮楚萱请假的,还关心地问楚萱哪里不舒服,严不严重什么的。

楚母这才知道楚萱回家竟然连个假都没请,就算跑出学校没来得及说,一路上用手机跟老师说一声也行啊。她隐隐觉得不太对劲,楚萱这是受了楚湘的影响?怎么做事情变得不靠谱了?

楚母说了楚萱有点不舒服,然后就开始问剪校服那件事和最近楚湘在学校里的事。班主任早就想和楚湘的家长沟通了,好不容易楚母有了解的意思,她立刻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楚母,还说得非常详细,最后劝说楚母对楚湘好一些,孩子真的特别好,特别懂事。

楚母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对楚湘的夸赞,一时很不适应。楚萱在这学校读两年多了,她以前和班主任通话的时候,班主任也就是说一句“很不错”。这次一连夸楚湘好几句,听都能听出班主任有多喜欢楚湘。

她忽然想到,楚萱再懂事也只有十几岁,被楚湘欺负那么多次,会不会一时生气在她面前告黑状?故意说楚湘在学校很不好?

她跟班主任问道:“老师,楚湘和楚萱在学校相处得怎么样?有没有闹什么不愉快?”

这事儿就不好说了,她们两姐妹不管怎么吵都是家事,班主任想了想,说:“她们都不太喜欢对方,不过各有各的朋友,都还不错。学校里主要是学习的地方,还是以学习为主。这方面我要表扬一下楚湘,她这段时间进步非常大,各科老师都很喜欢她。倒是楚萱最近没什么精神,听课有时候会走神,是不是没休息好?”

楚母和她聊得越多,越觉得她喜欢楚湘多一些,对楚萱反倒没什么感觉似的。楚母心里的怒气都化成了疑惑,上个月班主任不是还说楚湘在学校不太适应吗?

她忽然想起最后一次在医院里看见楚湘的情景,楚湘那样子,是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之前,楚湘都是装的吗?那现在呢?也是装的?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完结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3《快穿之护短狂魔》:狐妖护短,打脸人渣。(小狐狸第二个故事就变成人啦)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搜索文名或我的作者名“兰桂”都可以看到~

预收文:《男配被我承包了[快穿]》

每本书里都有一个作死的女配和一个苏爆的男配。

霍薇穿成女配之后,分分钟把男女主抛到脑后!

是脸被打得不够狠还是结局不够惨?

把男配收了他不香吗?

(预收文点进我的专栏里收藏哦,顺手把作者专栏也收藏一下吧!嘿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